借种让我一性成瘾,欲女风尘觉醒,却回头无岸

关注 金鼎学社 公众号,免费领取赚钱项目,添加客服微信:qiniu1001  备注:领取项目

秋意蹂躏成暴汗,寒夜中,男人身如厉弓,一声声黑额猛虎的低吼,震得挖掘机大铲斗颤颤微微,女人兴奋地觳觫……

“机震”的欲女,就是我。

借种让我一性成瘾,欲女风尘觉醒,却回头无岸

1

幸福的人一生被童年治愈,不幸的人一生都在治愈童年。

21岁的我出生在辽宁省铁岭市,却没有赵本山的运气,虽然海拔一米七,A4腰如柳,胸大如山,翘臀肉紧,一身“欲女”的魅力,但用尽洪荒之力治愈的童年,依然被荷尔蒙淹没。

自从干了包工头,我的爸爸长年漂泊,有了豢养小妾的嗜好。妈妈在街头拐角开了家杂货店,酷爱广场舞,每天晚上率领100多人,在爱情歌曲的旖旎里传递寂寞,相互慰藉。

自生自灭,我习惯了啃方便面,喝凉水,蜷缩成刺猬,枕着孤独无助入眠。

8岁那年,爸爸衣锦还乡,如花似玉的小妾如影随形,攀援着他的胳膊,硬把自己拧成了麻花。妈妈也不甘示弱,脱掉高跟鞋,跟大2岁的顾客,在床上跳出了华尔兹的弧度。

你背我叛,一拍即散。我理智选择了爸爸,变成了在两家之间来往的“候鸟”。不久,两家各生弟弟,瞬间我又变身未成年保姆,尽管付出了吃奶的劲,在新宠面前,我依然格格不入。

生活如此阴霾,注定我跟高考无缘。痛恨夹缝里求生,我毅然踏响去上海的步伐。

上海滩,霓虹灯魅惑着身姿,辉映出奢华与迷茫,衣着寒碜的我兴奋而又自卑。

亲戚帮忙引荐,在一家酒店,我穿上了前台制服。从没学过酒店管理的我,两眼发直,头脑简单,连顾客开干红酒瓶的活,都难为得面红耳赤。

借种让我一性成瘾,欲女风尘觉醒,却回头无岸

点击输入图片描述(最多30字)

“看我的!”身后闪出厨师彭大海,开酒器在他手里旋转出了舞姿,不仅干红瓶盖利索的翘出,啤酒瓶盖也被他花式开启。临走,他用手比划了个告别礼,又酷又帅。

开酒瓶都能这么飒?目不转睛地盯着彭大海,垂涎欲滴。他比我大6岁,江苏人,浓缩版南方人,小麦色皮肤,小平头衬着一口白牙,很治愈的模样。在陌生他乡,他是第一个给我温暖的人。

缺爱的人,只要一点点爱就会被打动。自从被彭大海暖了一小下,我的目光粘在了他的背上。他很配合地仔细给我讲解酒店管理注意事项,怎样让客人回味无穷,碰到胡搅蛮缠的客人又该怎样应对……

没几天,我也有了一手漂亮的开盖神技。有一次,顾客拍摄我开盖绝活的视频发到网上,一夜之间爆红,顾客蜂拥而来。店里专门派人跟拍,生意越来越好。

受人点滴之恩,当报涌泉。彭大海没费劲,我这条美人鱼就到手了。夜里,在大厅卧铺上,他采撷了我的初夜。尽管个头小,他的功力却不弱,一场鏖战下来,征服了桀骜不驯的我。到现在还记得,他用舌头舔遍我的全身,软声呓语:“我爱你,宝贝,就算死这辈子也值了!”

在他要求下,我们租房同居,掀开了捆绑生活的篇章。洗洗涮涮等家务一通操持下来,细皮嫩肉的十指起皮、毛糙,我也没有丝毫怨言。他说家乡有个习俗,携子结婚女方身份最昂贵,期待我怀上娃娃。三年转瞬即逝,他辛勤播种,可是我的土地似乎贫瘠得要命,没有一点动静。我们尝试各种土方,仍然毫无音信。偷偷去医院查,原来是他死精太多。

“要不,咱借个种?”他涎着脸问。我在小说《白鹿原》看过关于借种的描述,名正言顺的出轨罢了。彭大海的理论是:只要你不说,我不说,他不说,又有谁知道呢?

送菜的张峰,他说这人老实忠厚,没有拐弯心眼。我却不以为然,老鼠的孩子会打洞,不如司机曹轩,他脑筋灵活,为人圆滑,生下的孩子肯定也聪明。

无能者没有话语权,他沉默了。

2

司机曹轩家在黄土高坡,粗犷的他早就对我虎视眈眈。化妆品、丝巾、零食等等,都借口说给别人捎多了,其实是他特意为我买的。

那天,彭大海才跟他商议借种,他就双手把胸脯拍成了大鼓

晚上,他带着酒菜来到出租屋,饭后把自己洗得香净白,赤条条钻进我的卧室。急吼吼的他,来不及前戏,直奔主题,把床撞得山响,向隔壁的彭大海表白。

一炮中的,我顺利产一个下白白胖胖的男孩。按照当初约定,孩子生下来,曹轩要立刻辞职,跟我断绝往来。但是,他舍不得激情的频率,藕断丝连,欲说害羞。不但没有辞职,还三天两头给儿子买各种礼物,哄孩子逗乐,顺便在我丰乳上面摸来摸去。酒店流言四起,都说儿子跟曹轩一个模子刻出来,面对各种打诨,彭大海无地自容。

三人畸形的关系,扭曲着我们的心理。

借种让我一性成瘾,欲女风尘觉醒,却回头无岸

点击输入图片描述(最多30字)

终于,在我期待跟大海回老家修成正果的时候,他席卷金银细软,跟服务员小敏一夜之间销声匿迹。

寒风潇潇,冬叶纷飞,彻骨的冷袭入骨髓。电话关机,微信拉黑,我的世界失去了光明。

麻醉,缓解疼痛的极佳方式。

把娃娃留给曹睿,我混迹酒吧,找到了人生的拐点。

圣诞夜,喝得烂醉的我,被唐睿轻易捡了“僵尸”。这个头发齐肩,油腔滑调,骰子玩出花的男人,带着我跳脱衣舞,诱惑神志不清的我做放荡的动作。那一夜,他把我疯狂地压住,纵马驰骋,我没有一丝恨意,也没有感觉被强暴,反而点燃了兴奋,嗨出了存在感。

不久,我做了酒吧的“公关”,跟不同的男人喝酒,调情,出台。不问明天,只求当下,我深深喜欢上了这样的生活。越来越多的男人拜倒在我的脚下,我迎合着他们的嗜好,揣摩各种性爱知识,把魅力值调到最高的音符。

我越来越麻木,有女人找我哭,想要回男人,我却报以鄙夷,直指她比“欲女”还贱,男人不是物品,能来回谦让吗?也有男人为我彻夜守望,在街头顶风冒雪,真金白银铺路,只求一嫁,曾经沧海,还能为水么?

一性成瘾,清纯的我,变身男人喜欢的“欲女”。

每个夜晚,寂寞孤独澎湃如潮,渴求被爱的欲望熊熊燃烧,不在激情纠缠中爆发,就在落寞凄冷中灭亡。

借种让我一性成瘾,欲女风尘觉醒,却回头无岸

点击输入图片描述(最多30字)

3

李航丁,上天安排他惩罚执迷不悟的我。

灯红酒绿倒影在杯中,映出他文质彬彬的面容。摇着鸡尾酒,他动情地说,南半球有种荆棘鸟,一生只歌唱一次,从离开巢窝的那一刻,它就开启寻找荆棘树的旅程,直到落到最尖、最锋利、最长的荆棘上,让刺深深扎进身体,在生命的最后时刻,才会唱出让云雀和夜莺自惭形秽的歌声。

“听懂了吗?”他醉意朦胧地盯着我。

“一只鸟,想飞也飞不高么!”莞尔一笑,我又给他来了杯威士忌。“为了这个故事,算我请的。”

“所有的美好,都要经历过痛苦才能换来!像荆棘鸟那样爱,像它那样给予和追求,才能守得云开见月明!”他的一番话,我听得似是而非。“八年抗癌,她终于离苦得乐,临终前,她对人生毫无遗憾。”他的泪水奔涌而出,浸湿了我的思绪。

八年守家,从不泡夜店的他,发誓在酒吧熬个通宵。

他的目光流向我高高隆起的硅胶胸,白嫩的手有意无意地从我抽过脂的A4腰,如饥似渴的喘息诉说着压抑已久的渴望。一个压抑自己本能八年的男人,算是好男人吗?我想起了又爱又恨的彭大海,他离开我的那天,是否也是这样释然。

怜悯唤醒了理解,包厢里,我摆出各种瑜伽姿势,点燃他熄灭良久的冲动,让他得到命运亏欠的补偿。看到我特意没用避孕工具,他疯狂地爆发,哭着,亲着,诉说着,恨不得把自己揉碎了塞给我。

一夜情之后,我再也没见过他。也许因为为人师表的他,不屑跟我为伍,彼此没留联系方式,仅仅互相取暖,挥挥手不带走一片云彩吧!

隔了一个月,我突然高烧不断,在医院查血,HIV抗体检测的结果阳性!

拿着诊断书,我反而坦然了。一切都是因果,人在江湖飘,哪有不挨刀?辞掉了月薪万元的酒吧领班,辗转到南京,找了处僻静的民宿落脚,静静等待上天的惩罚。

尽管我想拥有你们的幸福与快乐,但已经回头无岸。

编者按:

正如张爱玲说的那样“最可厌的人”,其实,文中的我是最可怜的人。儿时的经历,原生家庭氛围,让“我”缺少爱,心理情感干涸。

正因如此,在性爱当中感受到了被需求,得到存在感,“我”就刹不住自己,飞蛾扑火地奔过去。堕落的理由可能有上万种,但出来混,总是要还的,如果能够悬崖勒马,浪子回头,付出巨大代价也许会重获幸福,一旦悔之晚矣,人生就只能落幕。

有情,有料,有态度,欢迎关注情感在线:)



游戏试玩赚钱,添加客服微信:709425133  备注:游戏试玩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709425133@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076760.com/176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