吹爆是什么意思网络用语,吹爆是什么意思网络用语举例?

关注 金鼎学社 公众号,免费领取赚钱项目,添加客服微信:qiniu1001  备注:领取项目

早上好啊,各位书友们,说到玄幻小说,不知道你们曾经有没被里面的奇妙情节深深吸引过而无法自拔呢?今天小编就为大家带来一本精彩绝伦、容易上瘾的玄幻小说!书荒赶紧码起来!

《生化情魔》

内容简介:

少年杀手冷宫寒因接受杀掉某院长的任务而成为了一个生化病毒的试验品,成为了最优秀的试验品。 人类,丧尸,变种,三分天下,三族对立,斗智斗勇,国与国之间的战争,人性与仇恨的争斗。 在丧尸与人类的身份中徘徊,重新找回消失的人性,然而却一步步陷入了阴谋……

入坑指南:

大门……被打开。

“呼,我从来都不知道面包居然这么好吃。”奥特一只手拿着一块面包,一边狼吞虎咽一遍说道。

“恩恩,想到以前我最不喜欢面包,这完全是个错误的想法啊,哈哈哈。”避难室的人们拿到食物之后又有了生的希望,他们正开开心心地开着派对,却忘了……把守这个地窖。

“萨里特朗……”路易斯看着眼前已经完全变样的萨里特朗,眼睛中涌动着泪水。

“呵呵……路易斯……不要为我悲伤,我已经习惯了,我就是被上帝抛弃的人。”萨里特朗强笑了一下,“死亡,可能是最好的解脱,路易斯……你知道吗?我一直把你当成我的父亲,你是世界上唯一爱我的人。”

“恩,我知道,我也一直把你当成我的儿子,萨里特朗……”路易斯轻轻地抚摸着萨里特朗的额头,那已经溃烂的皮肤。

“动手吧……”

路易斯终于忍不住流下了泪水,缓缓地举起手中的马卡洛夫,对准了萨里特朗的头颅……

嘣……枪声在地窖中回响,渐渐地掩埋在总人的欢笑中。

“那个叫萨里特朗的人死了吧……”银狼看着饿狼似的人们,轻轻地说道。

“恩……应该是他。”黑豹此时也是严肃的表情,缓缓说道。

“呼,一进来发现一把重机枪,差点吓死我。”寒轻轻地摇了摇头,压制了体内的病毒,“话说……这里都没有人守卫吗?难道都死了?不可能啊。”

“银狼……我听到外面传来了脚步声,那个脚步声是黑猫的没错。”秃鹰不喜欢热闹,则一个人坐在外面发呆,突然听见了脚步声,他的耳朵十分之灵,立马就分辨出了那是他的老战友,黑猫——寒,便立马回到避难室告诉银狼。

“什么?黑猫来了?这么巧吗?”黑豹一听见可能是黑猫,立即兴奋了起来……那个演技,真的是十分逼真。

“那好,还免得我们找了。”绿蟒笑了笑。

“恩,踏破铁鞋无觅处啊,这句话真是很有道理。”银狼也笑了笑,带头走了出去。

“哈哈哈,头~真是感谢你啊,要不然我可能一辈子都得呆着这个鬼玻璃里面。”视角再次转到生物基因混合所,一个肌肉强壮到不可思议的怪物向109号说道,同时摸了摸头上长达10厘米的长角。

“恩……看你这个样子,我就叫你野牛吧。”109号笑了笑,BNR-21果然是有用的,注射之后不仅仅是他,所有的MA都能够行动了,现在所有的MA都站在他的周围,奉他为主。话说其他的MA视乎都没有他强,这让他不知道为什么,可能是自己是生命力最强大的时候注射BNR-21的原因吧。

“对了,你们的基因混合都是什么动物?”109号看了看周围的MA。

“我混合的牛。”野牛捏了捏拳头,说道。

“我是蚂蚱。”他是一个双腿肌肉十分强壮而手臂肌肉却非常萎缩的怪物。

“变色龙。”一个身上五颜六色的家伙变了变身上的颜色,知道它与背景融为一体。

“我是……”

不一会儿,43个MA都已经介绍完了自己的混合基因,这是109个实验体仅仅幸存的43个,还有3个因为注射BNR-21直接死掉了。

“恩……不错,能力都很有用,那么就介绍下我自己的混合基因吧……我的是……蝙蝠!”109号撑开一直在背后蜷缩的肉翅……

“啊————啊?你们怎么也在这儿?”寒现在被吓到了,真的被吓到了,居然在这里碰到了自己的队友,有没有这么巧的。

“呵呵,还说呢,我们找你找的好不容易。”银狼看见了寒,一直微笑的脸总算绽放开来,走到寒身边拥抱了一下,哥们就是应该这样。

“恩,猫啊,你是不知道我们的辛苦啊,在这里找人危险性比让我去暗杀还难啊,哈哈哈。”绿蟒豪迈地大笑两声,他可不敢和寒拥抱,寒也是,这会把寒的肋骨弄断的……

秃鹰也微微地笑了笑,让他这个面瘫笑起来,也就只能是知道了一起生死与共的兄弟还没出事的消息了。

寒还活着,这对他们来说是很好的消息,以至于忘了只是淡淡微笑的黑豹。

寒看了看大家,突然脸色变得非常严肃,拍了拍手,“我想说个事,不知道是好消息还是坏消息。”

银狼他们看见寒如此认真,也立马收回了笑容,等待着寒接下来要宣布的话。

“其实……你们看起来我没出什么事,其实我已经变成丧尸了……而且是一切丧尸的始祖,感染源,如果解释的话,太费时间了,我现在需要你们帮帮忙。”寒看见大家的表情都还是十分淡定,轻轻点了点头……这是应该的,杀手已经养成了习惯,就算情绪波动再大,也只会在内心,不会表现出来。“你们和这个避难所里面的人熟吗?”

“不熟,不过在现在,熟不熟都不是事。”银狼淡淡地说道。

“恩。说的也是……那么,我现在得感染里面的所有人,否则我自己会出问题。”

沉默……

“好吧……你能放过里面的一个孩子吗?”黑豹首先打破了沉默,向寒问道。

“孩子?”

“没错,一个很可爱的小女孩。”

寒笑了笑,“没想到我们的女强人还会有如此善心。”

“呵呵,所谓道德底线吧,这就是我的道德底线。”黑豹自嘲地笑了笑。

“其实这也是我的道德底线……他们是无辜的。”寒也笑了笑。“先进去看看再说吧,如果这样的话,还得留下他的亲人,得制定一个好的计划。”

“恩……先把你给他们介绍了再说,我相信你心里已经有个大概的计划了吧。”银狼笑着看了看寒,转身带头走了进去,其他的人也跟了进去。

“恩,不过还得看具体情况。”寒抑制了一体内的病毒,也紧紧地跟了上去。

“这些食物够我们生活几天了,我跟你们说啊,我上次出去透气的时候看见了天上有直升机,说不定这几天就会被人发现然后救走呢!!”奥特吃完了自己的面包之后,便再次说出了上次遇见飞机的事情,那次很多人都已经饿到头昏眼花,即使有飞机也觉得自己不可能挺到获救,现在不同了,他们又有了很大的希望,人群中爆发出阵阵欢呼声。

“霍,什么事情这么开心啊。”银狼一伙刚刚走到避难室门前就听到了震耳欲聋的叫声,搞的他们迷离迷糊的。

“哦,是银狼先生啊……额,这位是?”奥特正在享受自己一个消息带来全体人员欢呼的荣誉感,就发现银狼带着一个孩子走了进来。

“啊……这位啊,这位也是我们的队友,虽然人小,不过是个天才,很厉害的。”银狼轻轻拍了拍穹的肩膀,穹内心中白了银狼一眼。

“哦?是吗?那还真是了不起啊。”

“大家好……额,我叫冷宫寒,咳咳,我不想他们一样连自己名字都会忘记。”

“……”

“……”银狼等人稍稍鄙视了穹一下。

“哈哈,真是有意思的孩子,来,吃点东西吧,饿了吧。”奥特开玩笑地笑了笑,从袋子中拿了一块面包递给了穹。

“额,不用了不用了,我刚刚在外面吃过了。”寒汗颜,自己没有消化能力了,如果还吃东西,就会一直遗留在胃里,那多不舒服,现在也没法管对方尴尬不尴尬的问题了。

“……”奥特苦笑一声,这孩子这句话说的,搞的就像是在外面吃到东西很容易似的,自己受了多少苦啊,才吃到这么点面包。

“……那个,没事我就先去看看这个地窖的地理环境了。”寒在和避难所的众人打个照面之后,便要开始想一下自己的计划了,体内的病毒又开始闹腾了。

“恩,去吧去吧,这里能有什么事,呵呵,你不嫌无聊都好。”人们的心情虽然现在还不错,不过还没到想聊天的地步,也就是奥特这个话痨喜欢说说话了,人们还是本着“沉默是金”的道理一字都不说,寒意思了一下,便一个人直接离开了。

“寒,你别一个人乱跑,这个位置虽然路不多,但是还是容易迷路……啊,这个孩子虽然的确是个天才,不过就有个毛病,容易迷路,刚刚就是他迷路了才按照我们留的记号找了过来,还真不放心,那我先跟着他。”银狼对着众人笑了笑,还似乎不好意思地说到,然后头也不回地跑了。

“怎么样?想好了吗?”一离开避难室,银狼就和寒进入正题了。

“恩,你刚刚说那个叫路易斯的不久在一个房间了杀死了一个被丧尸抓过的人?”

“恩,没错,现在还没出来,他和那个人貌似感情很深,可能在里面伤心呢。”

“那就好,这样就有理由了,感染路易斯,人们就会以为他是被那个丧尸给抓的,让黑豹保护女孩,剩下的我自己做就行了。”寒邪邪一笑。

“OK,前面地三个房间就是路易斯所在的地方,我先去叫秃鹰和绿蟒,现在避难室里的人应该都不会注意到他们了。”银狼也邪笑了一下,然后转头离开。

寒也不管银狼,继续向前方前进,这里房间和房间相隔的地方还挺远的,要走的话还是要点时间的,正好等一等他们。

“萨里特朗……愿你在天堂能够幸福。”路易斯将萨里特朗的尸体轻轻地放在墙角,脱掉了自己的衣服,盖在了他的身上。

“嘿,你好。”寒在此时也来到了目的地,正好看见路易斯盖衣服的动作,他知道,下面的人就是那个被丧尸抓过的家伙。

路易斯被这陌生的声音一惊,回头看了看,“你是?……”

“我是银狼他们的队友,虽然年龄小了点,不过这是事实。”寒也不客套,直接向路易斯走了过去,脸上挂着邪邪的笑容。

“你?……你到底是谁。”路易斯看着寒脸上的笑,不由得觉得有点不对劲,对于他们这种常在生死间徘徊的人,都有一种对于危险的直觉。

“我刚刚已经说过了,不过我还有一个身份。”寒已经离路易斯不到5米了,他将病毒集中到右手指甲上,只见寒的指甲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慢慢变长。

路易斯怎么可能注意不到?立马便发现了寒的怪异之处。“你是丧尸!他女[哗——]马的!”路易斯在秒间便猜测出了寒是丧尸的事实,瞬间掏出了别在腰间的马卡洛夫,对准了寒的头颅。

“呵。”寒冷笑一声,用比路易斯更快的速度拔出了手枪,同时蹲下了身子。

“嗖”“完了……”这是路易斯最后想到的事情……子弹擦着寒的头发飞了过去。

杀手……不可能不戴消声器。

“恩?寒,你不是说要感染他吗?怎么把他杀了?”正巧,银狼和秃鹰也到了,刚刚路易斯射出的子弹还差点打到了银狼,幸好他听见了枪声条件反射地躲了下。

寒将手中的手枪转了一下,看似随意地甩了甩手,手枪已经回到了寒的袖口中,“不行,这个叫路易斯的智商比较高,如果感染他不一定能够让他丧失理智。”

“那怎么办。”银狼歪了歪头,等着寒下下一步命令。

“秃鹰,止血喷雾和肉液膏都在吧。”

“恩……那种东西我随时都带在身上。”止血喷雾,这种东西一旦接触到血液就会让血液立即消失,而肉液膏则是与皮肤颜色一模一样地药膏,它一旦接触到皮肤就会和皮肤融合为一体,让人完全区分不出来。秃鹰在寒的部门里一般都是担任善后、接应、情报、间谍等等的工作,而且还有恋尸癖,他最喜欢处理尸体,这种东西不可能不带在身上,秃鹰最强的能力就是能够在10秒内让一具尸体消失无踪或者是让一般人完全看不出死亡的痕迹。

“行,你处理这家伙的尸体,银狼,去叫避难室的人,怎么说我想你是知道的。”寒笑了笑,一个完美的计划已经成型。

秃鹰拉了拉自己的鸭舌帽,让自己的眼睛完全隐藏在阴霾中,干枯地手伸进了自己的上衣口袋,一个伪装成喷漆的止血喷雾和貌似清凉油的肉液膏被拿了出来。

别看秃鹰的手臂已经干枯的不成样子,但是速度还真是一流的,只见他双管……额,双手齐下,路易斯额头的血迅速消失,一坨……一块如猪油的玩意也被涂抹在了伤口处,这已经凝结成快的物体接触到皮肤后如冰遇到火似的立即融化,将一条长长的枪洞伤口填满,到了另一边的时候还没有漏出来,不多也不少,正好与皮肤完美地持平,秃鹰收回肉液膏,同时另一只手将路易斯翻了过来,喷上了止血喷雾,路易斯的尸体已经清理完毕了,只需要再将现场的血液都清理干净,就让人完全看不出来这里曾经发生了枪杀案了,秃鹰就喜欢这种效果。

寒满意地点了点头,果然秃鹰还是这么厉害,要说这方面的事情,整个杀手俱乐部都没有他厉害。

待到秃鹰将一切问题都处理完毕,走到一边如看艺术品般地欣赏他的杰作时,寒也缓缓地走到了路易斯的旁边,用自己的爪子在他的脖子处狠狠地抓了一条长长的爪印。

“嘿!兄弟们,不好了,我们刚刚到路易斯房间的时候,发现他躺在地上,还有抓痕,他好像被萨里特朗抓了!”银狼火急火燎地跑到了避难室,喘了几口气,便赶紧向惊呆地众人宣布到。

“什么!?”人群中与路易斯关系非浅地人立马叫了出来,奥特也非常着急,摇着银狼的肩膀说道:“真的吗?……该死的,该死的!”说完便向路易斯的那个房间奔去,其他人尾随……

路易斯是他们的领袖,能不着急吗?食物也是他冒着生命危险找来的,即使他们没有胆子,但是他们还是懂得感激之心的,他们一听到路易斯出事就立马跑了过去,以至于忘了一旁冷笑的银狼。

“怎么回事?是猫的计划吗?”绿蟒见众人都已经离开了避难室,便走到银狼身边问道。

“恩……没错,豹子呢?还和那个女孩在一起吗?”

“还在呢,那个女孩和他的父亲母亲都在,就在隔壁房间。”

“这就好办了,你去和豹子说,寒的计划已经实施了,待会会有丧尸,让黑豹照顾好女孩和她的父母。”银狼向绿蟒交代好一切后,也向路易斯的房间赶去。绿蟒摸了摸头,他可不是头脑型的人物,这种事情让他去做,会不会出什么问题……的确,绿蟒以前就犯过几次错误,虽然影响不是特别大,大家也没怪他,但他自己还是有点内疚,现在搞得都有后遗症了。

“黑豹,银狼说寒的计划已经开始了,待会你得保护好他们,会有丧尸的。”绿蟒压低了声音对黑豹说道,这对他来说真是痛苦的事情。

“恩,明白了。”黑豹抱着贝蒂,皱了皱眉头,贝蒂在旁边,他居然这么大的声音,虽然他的确是低不下来,不过你时间找的也不对啊,这两货都看着呢。

“额?怎么了?绿蟒先生,有什么事情的话,我们可以离开的。”萨姆看绿蟒和黑豹貌似有什么话要说,便也挺直拔地提出离开的申请。

绿蟒一愣,摸了摸头,憨笑两声,“没什么,就是路易斯被感染了貌似。”不对劲……老毛病又来了,做杀手还改不掉喜欢说实话的事实,完了,辜负大家的期望了。

黑豹摇了摇头,哥啊,你说了就算了,你为什么还得在贝蒂在旁边的时候说。

“什么?感染?路易斯叔叔怎么了?”贝蒂现在还不知道丧尸是什么,听见感染这个词立马觉得不对劲,肯定不是什么好事情。而萨姆和他的妻子现在已经呆了。

“fu[河蟹——]ck。”萨姆大吼一声,立即跑了出去。

“萨姆萨姆!”贝蒂的母亲向萨姆叫了两声,摇了摇头,“贝蒂,路易斯叔叔只是……很伤心,你和黑豹姐姐继续玩,我和你爸爸去安慰安慰他。”

“贝蒂乖,路易斯叔叔会没事的。”黑豹笑着摸了摸贝蒂的头,可是贝蒂还是一副不对劲的表情。

“天哪,路易斯。”奥特跪在地上,看着已经死掉的路易斯,他不敢相信,路易斯……这个小强一般的男人居然会死。

“奥特,离路易斯远点,他被丧尸抓了,不知道会不会尸变。”人群中一个人见奥特居然如此胆大,不由得心惊了一下,赶紧提醒道。

奥特一愣,将路易斯的眼睛慢慢合上,缓缓站了起来,“切,还以为你很厉害呢,结果还不是被抓了。”奥特背对着众人,咬着牙说道。

“让一下!”突然,从人群的后方传来一个急促的声音,众人回头一看,原来是萨姆。

萨姆……路易斯的手下的老兵,一个被平淡的生活磨平了斗志的战士。

大部分人们虽然不知道路易斯和萨姆的关系,不过他们还是知道这两位的感情很不错,于是都缓缓让开了一条道路。

“噢!噢!”萨姆扶着自己的额头,闭着双眼,看起来十分难受。

“银狼,那个好像是你刚刚说的萨姆吧,就是贝蒂的父亲。”在路易斯房间外的拐角处,穹盯着萨姆,对一旁的银狼问道。

“恩?……还真是,怎么办?难道要连他一起感染吗?”银狼看见萨姆后一惊,如果感染了萨姆,不敢想象贝蒂会怎么样。

“还真是麻烦呢,这样的话,银狼,你去抓几个人来吧,本来还想让他们以为是路易斯感染了我,然后才去杀他们的,绿蟒是怎么搞的,老毛病又犯了?”

“恩……应该是吧,蛇一向都这样。”银狼摇了摇头,从拐角走了出去,现在人们的注意力都集中在萨姆和路易斯身上,不会注意到他。

“唔……”银狼走到最后一排,向两个人的脖子重重地用了两个手刀,那两个人立即晕了过去。

杀手,如果不能无声无息地行动,那么还能算是杀手吗?银狼一只手扛起一个,悄无声息地退了回来。

吹爆是什么意思网络用语,吹爆是什么意思网络用语举例?

看完后有没有少少上头呢?关注我,每日都有好文推荐!



游戏试玩赚钱,添加客服微信:709425133  备注:游戏试玩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709425133@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076760.com/412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