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统勋,刘统勋与刘墉什么关系?

关注 金鼎学社 公众号,免费领取赚钱项目,添加客服微信:qiniu1001  备注:领取项目

前言,我从小听过很多,大豉书,坠子书,二加贤,关于刘统勋的传奇故事,都不完整,现在加上我个人的观点,把他写出来,让大家观看,多提宝贵意见。

刘统勋,小名叫刘天水。

代步小说,刘统勋传奇,话说山东,带关县,刘家大寨。

刘家寨很大,有几百户人家,村中以刘姓为主,其它十几种姓氏为付。

有一位庄户人家,男人叫刘义,妻子刘氏,老俩口是同年生人,结婚三十年有余,今年四十七岁左右,没有生儿育玉女。

老俩口家有几亩地,吃喝不愁,日子过得比较舒心,一个小四合院,无人继承,看到人家儿女成群,老俩口身前无儿无女,不免有些含心。俩口经常咳声探气。也经常怑嘴,

有一天寨里来了一个算命的先生,百算灵验,村里很多人都围过来,算卦问事。

刘义从地里干活回来,走到跟前,凑个热闹,申头看看。

旁边有个人说道,刘大伯,你也算上一卦,这卦算的很灵。你和我大娘,今年都快五十了,算你们俩什么时候生子。

有一个人说话,很多人都在起轰。

这个说,大哥你算一下吧,

那个说,大叔你算一下怕啥,

还有的说,大伯算一卦一个铜钱,你要是没有钱,我替你出了,

刘义被大家七嘴八舌说的不好意思,开口说道,我叫你掏什么钱,一个卦钱我还是出起的,那我就算一卦,

先生说,你要算什么卦,那方面,请你在心中许个愿。

旁边有人说,给他算算有没有儿子,多大德子。刘义也跟着点点头。

先生说,你在心中许愿,摇摇卦合,抽个签。

刘义默默许愿,抱起卦合,摇了三摇,跳出一根签,捡起来,递给先生,

先生接过来,大说一声,好啊,是个上上签,打开天书一看,上面写道,

文曲金星来下界,

选定你村刘家寨,

紫气东来刘艺宅,

投胎降生在你家。

求子降香奶奶庙

百天吃灾念啊佛。

先生说,恭喜刘先生,贺喜刘先生,你今年能喜德贵子,而且长大还能出人头地,做高官,你回去按卦书上去做吧。

快到奶奶庙求子,在吃灾念佛一百天,这卦书上说,你命里不单有儿子,还有半个女儿,快回去准备吧。

刘义被大家说的面红耳赤,相信为真,高高兴兴回到家里。

一进家门,大声喊到,老婆子快来,我有个好事告诉你。

刘氏听到喊声,从屋里出来,你这老头子,你出去办天,回来疯疯癫癫的,把你高兴的这个样子,有什么好事快说。

老婆子,我刚才从地里干活回来,走村里,有很多人正在算卦,大家都说他算的灵验。我也出一个铜钱,算了一卦,你说窄着,老婆子。

窄了,老头子。

老婆子你听我说,先生说,咱今年有大喜,你能怀孕,还能生个大儿子,儿子长大还能做大官。

老头子,你一辈子小心谨慎,怎么这一回上了人家的當了,

我年青的时候,身体健康,各方面正常,我这肥沃土地,你成天在这块土地上,犁犁钯钯,散种浇水,都没有发芽,开花,结果。

何况我现在浰假没有,精血不来,地又成天慌费者,就是把你累死,我也给你生不出娃来,常言道,够不够四十六,我今年四十七了,你要想要孩子,到外边在找一个。

老婆子,你说的啥话,我听说,四十八,还能生个教蚂蚱,你的地怎么了。我辛辛苦苦连犁带钯几十年,年青时没有发芽,开花,结果,老了就不能开个花,结个果吗,说不定,碗底子上粘块肉。

老婆子你听我,给你念念这卦书说的,你听好了,我念了。

你念吧,我听着了。

   文曲金星来下界,

选定你村刘家寨。

紫气东来刘义宅,

投胎降生到你家。

求子降香奶奶庙,

百天吃灾念啊佛。

你听听,还是上天送子,文曲金星下凡。不用我费劲,你就能怀上,你听我的,明天咱们去奶奶庙,求子必成,机不可失,失不在来,赶快准备贡品,明天以早就去。

老太太开始不相信,经刘义反来复去的一说,心也动了,给送子奶奶准备点厚礼。收拾停档,天不亮,骑者毛驴,刘义在后面赶着去奶奶庙降香。

鼓打五更,天明亮,刘义老俩口来到送子奶奶庙,他们是今天第一个到庙前,他们穿一身新衣服。

摆好贡品,烧上香,两人同时跪下,双手合拾,默默念咒,求送子奶奶,给我们老俩口送一男半女,我们俩是称心称意来求子的。肯请送子奶奶给我们一个孩子吧。

他们跪下掉告一个时晨,一柱香烧完,他们慢慢站起,骑上毛驴回家。

文曲金星,有一次骑着喷水怪兽,云游天空,检查他管下的各地星君,这一天,他来到天河边上,他的喷水怪兽,下天河洗澡,被寻河元帅发现,告诉玉帝

玉帝一听,很是恼火,他把文曲金星传上凌霄宝殿,

玉帝说,文曲星君,你管理不严,围犯天条,弄赃了天河水,朕耍称罚你,扒掉你动仙皮,抽掉你的仙筋,剔去你的仙肉,留下你生命的人种,去下界投胎转世,当个丞相,保护大清国。

玉帝说完,手指一弹,把文曲金星,打下凡间,转化成人。

文曲星君他离开南天门,一路向下,来到送子奶奶庙,看见一对老夫人,长得面合,瓷善,是一个正常人家,正在求子。

他没有考虑那么多,化作一道仙光,钻入刘氏夫人袖筒内,等到晚上睡觉,进入复中。扎根,发芽,开花,结果。

刘义,刘氏求完子,烧完香,刚耍站起来,眼前一道白光,刺入刘氏袖筒内,她觉得胳膊上有点洋洋,也不太注意,收拾碗筷,骑上毛驴,刘义赶着就回家来了。

老俩口求子成不成,钱花了,心理高兴,满怀毫情,乐乐贺贺来到屋里。

刘氏说,老头子,咱们一路走来,路上与到求子的人不少,都是不满30岁的年青人,那有咱这快50岁的,老头,老婆来求子的。

这乍了,你不要看咱俩年老,我觉得这回能成。有戏。

是吧,老头,咱俩从庙里回来,一路上我心里洋洋的,好像有个东西跟着咱,我也觉得能成,有戏,

那好吧,咱俩来回走了一天,天也不早了,做点饭,烧锅水。吃了饭,擦洗一下,咱就睡觉。

好了,老头子,你休息,我来做饭,烧水。

天也黑了,老俩口吃完饭,擦擦屁股,跑了一天,也累了,拥抱着,躺在被窝了睡着了。

文曲星还没有针尖大,自从钻入刘氏的袖筒里,看到一条白色的肉絲大道,他就迈开大步向前走。

文曲星君,他现在是一个看不见,摸不到的,小得无法形容的人种子,他没吃没喝,筋皮尽力,他坚持,坚持,在坚持,向前寻找自己的发享地。

他不知走了多长时间,来到一大片绿草地,中间有一个泉眼,冒着微弱的热气,他站到泉眼旁边,吸了一口热气,顿时赶到浑身舒服,他迈开大步走了进了。

他扒开红门帘,看到一张水红色温床,他上去坐坐,躺下试试,感觉特别舒适,他顺手拉着一条红水毯,盖在身上,看到有一大包奶子,有一个导管,他抬叼着,吸了一口,香甜可口,他劳累一天,浑身酸痛,他想休息一会,眠上眼睛睡着了。

  刘义,刘氏老俩年尽半百,跑了一天,又累又困,可心高兴,吃了饭,洗洗擦擦,拥抱着睡着了。

刘氏似睡未睡,看到一样东西,冒着仙光从天而来,来到进前,是一个四条腿的龙子,迎面朴来,朴入自己的怀里,刘氏顺试一抱。

转眼之间,变成一个美丽多佳,玩皮的小男童,双争抓住刘氏的奶头,放到嘴里吃了起来,刘氏高兴的,双年抱紧孩子,叫他多吃几口,同时喊到,孩子快吃吧,你吃跑了没有。

刘义突然醒来,老胖的双手握着自己的头,往怀里拉。

老婆子,你这是干啥了,把我的耳朵都抓疼了。

老婆子醒来,哈哈大笑,张口说道,老头子,这次有门,就把自己刚才做的梦,给老头仔细说了一边。

老头说,你这想儿想疯了,拿我的脑代当成你儿了。

刘氏说,可不是,这次绝对是真的,老头子,你就放心吧。老俩口说说,笑笑到天亮。

时间过去两月有余。老婆突然有病,饭不想吃,水不想喝,恶心,要吐。

老刘义害怕,赶快去请大夫,老郎中来到刘家,把刘氏的左右年脉搏一摁,经过把脉,几分之后。

老郎中站起来说,恭喜二位。贺喜二位,你们老俩口,是有喜了,而且还是个大喜儿子。你们年龄大了。要注意安全,身体健康,多吃点营养,少干活,多休息,保护胎儿要紧。说完郎中走了。

  老俩口怀德芝宝,高兴的要飞了。刘氏想吃点酸江果,和酸杏。

刘义满山遍野的,整天到处给去伴寻找酸江果,摘酸杏。

时间过的真快,九个月过去了,正是第二年的二月二,龙抬头,这天,天交五更,刘氏腰酸背痛,腿抽筋。肚子疼得,他赶快推推老刘义。

老头了,快醒醒,我今天腰酸背痛,肚子也疼,我可能要生了,咱的孩子要出世了,刘氏疼痛难忍,脸上还带着自毫的微笑。

刘义赶快起床,抓紧时间洗脸,吃饭,然后把村里有经验的接生婆,请来三个。

村里有好多人过来帮忙,有杀鸡的,宰羊的,蒸膜的,烧荡的,大家都忙了来。

接生婆过来一看说,刘义,你老婆到生还早吗,你得带着他,在院子外面来回转转,要做生前运动,时间到了能顺利生产。

刘义听了接生婆的话。

扶着老怑东走走,西转转。

南停停,北看看。

走呀走,转呀转,累的去伴光出汗。

转呀转,走呀走,疼的老伴邹眉头。

停呀停,看呀看,从头到脚出绪汗。

看呀看,停呀停,老伴疼得光亨亨。

前面转了后面转,老伴疼得直发喘。

东面转了西面转,老伴头上冒白姻。

早晨转到中午饭,老伴累的腿发软,

饿了吃点可口饭,渴了喝点温茶水。

喝到嘴里心里甜。

刘义看到心里难受,老伴呀,咱们回去吧,回到屋里休息吧,刘氏说,为了生时顺利,在转一会,他们俩就这样转半下午。

刘氏的肚了,疼痛越来越快,疼隔的时间越来越少,有半小时,到20分钟,有20分钟到10分钟,有10分钟到5分钟,然后3分钟,他们赶快回屋。

刘氏躺到床上,疼痛不分时间,一个劲疼,天慢慢黑下来,刘氏疼痛一整天。

接生婆们,把一切都准备好,刘氏用劲,用劲,在用劲,刘氏知道,自己47岁,高产年龄,生下来不容易。

她心里明白,她嘴里填个毛巾,她咬着牙,瞪着眼,脚蹬着床头,双手抓着两边床帮,他一次次向下弄劲,她硬是不喊一声,他累得筋皮力尽,两眼发直,头发一柳一柳,浑身是汗,衣服全部湿透。

两个接生婆用布带列着肚子,一个接生婆从前向后堆,刘氏用尽最后一口气,1,2,3叭哒一下,孩子落地,刘氏疼晕过去。

接生婆把孩子抱起,七带剪断,用棉被包起来,收拾清理。

给刘氏喂点热水,慢慢苏醒。

刘义在门口坐着,听屋里的动静,他手里拿根棍子,他咬牙,瞪着,脚蹬着石蹲,听到屋里喊1.2、3他猛一用劲,手里木棍给折断两半,听到孩了的哭声,他不顾一切冲击屋内。

扒到刘氏头跟前,老婆,老婆连声喊,

文曲星君睡在温床上,吸着奶水,一天天过去,他不知过了多长时间,一觉醒来,觉得自己长大了,有原来针尖那么大,现在相个大兰求。

长出头,长出五官,嘴,鼻,眼,眉,耳,长出了胳膊和双手,长出了双脚和双腿。

他坐起来,向四周看看,到处都是粉红的墙壁,松软的地毡,

他起身站起,他跳下温床,申申腿,抬抬胳膊,踢踢脚,抬抬手,他活动一下筋骨。

打打太极拳,上下活动一下,他东打一拳,西踢一脚,南跑一趟,北走一回,觉得地方夹小,申展不开手脚,他决心走出夹小的空间,去看外面的世界。

他向前走,看到一个粉红的圆门。被一个水晶求堵住门前,档住去路,他耍冲出去,他用手抓,抓不开,用脚蹬,蹬不动。

决心用头撞开圆门,撞开水晶求。他扒在地毡上,用头使劲的去撞门一下,二下,三下,朴通撞开圆门,撞破水晶求,撞的头破血流,顺着血水冲到门外。

他浑身疼痛,嗷嗷嗷大哭起来。他哭几声,身上不疼了,感觉身上青松,呼吸畅通。他挣开双眼,看到有很多人相他招手,他开心笑了

刘义,抱着孩子到刘氏跟前,刘氏看到孩子挣开双眼,笑迷迷的,刘氏高兴的笑了。流出了热泪。

末完待续。



游戏试玩赚钱,添加客服微信:709425133  备注:游戏试玩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709425133@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076760.com/4392.html